首页 > 国际书展 > 香港书展

香港出版业概况

中文和英文是香港的官方语言,所有主要路牌及告示均以双语显示。大部份服务从业员均懂英语,但由于香港居民多为广东人,所以广东话(粤语)仍为最主要的语言,而国语(普通话)亦日益普遍。

一、出版业历史发展梗概

除了中国内陆及台湾外,香港是华文出版的第三大市场。因为香港是中西交汇的地方,出版文化也正好反映出这样的运作及价值。

在最近一百年里,香港出版物作为中国主流出版物的补充,她一方面扮演了沟通中西文化的角色,而历史上当中原动荡的时候,香港出版则另有一个生存的空间,这是香港出版的地位及存在的价值。

香港是中国近代出版的发源地,提倡西学的清末学者王韬便在香港出版报章,英国圣公会教士马礼逊的《华英字典》也在香港首先出版发行。迄至上世纪二十世纪初期,革命党人以日本为根据地在华中活动,上海才成为中国出版的龙头大哥。无论怎样,1902年商务印书馆便在香港设馆,可见二十世纪初期香港在中国出版地位的重要。

上世纪三十年代后期,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因为香港直到“珍珠港事件”爆发才落入日本人的手中。因此,香港成为中国知识分子作为抗日宣传的根据地。文人知识分子如萧乾、茅盾、廖沬沙、秦牧、夏衍等都在香港生活过一段时期,而当时的香港出版物更支持了大后方的阅读和宣传。不少出版社在当时都大量扩充,而邹韬奋先生领导下的三联书店更在1948年成立。迄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五十年代初,三联书店才迁移到北京为总店。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因为大陆政治文化的变迁,其后更有“四人帮”极左的干扰,不少自“五四”以来捍卫传统文化的知识分子,如钱穆、唐君毅、徐复观及不少海外学者都以香港为基地,继续他们的教学和创作。近年来他们的著述在大陆先后出版,“承先启后,继往开来”,丰富了近年来中国大陆的文化思潮。

踏入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尤其是一九九八年金融风暴之后,几乎跟其它产业一样,香港出版业也遭遇了大大小小的困难,但总体而言,回归祖国十年来,香港出版行业发展蓬勃。十年来香港的出版社数量有所增加,主要是非纯文学、较依循商业规则运作的出版社多了,部分出版社还特别针对分众市场。出版物也趋向多样化和多元化,题材繁杂,各自精彩。过去出版社出版图书偏重文学类,而近年出版的图书,既有文艺创作,也不乏投资理财,商业管理,个人健康,生活趣味,社会政治时事分析和评论。另一方面,图书零售的饼做大了,中型、大型书店数量增加,具香港特色的小型“楼上书店”(也叫“二楼书店”)依旧运作,与之互为补充,外资书店也开始起步。当然,与大陆、台湾、欧美一样,香港出版业也面临互联网的挑战。

二、出版业现状:

1、概况

——香港是地区性出版中心,作为支援的印刷业十分发达。言论自由及对传媒态度开放是国际著名出版物汇聚香港的重要原因。

——不少国际性报章、杂志及书籍出版商都在香港设立其亚洲总部。

——2006年,以进口书籍及报章来说,香港是美国的第六大供应地,中国大陆的第三大供应地,以及台湾的第六大供应地。

——香港优越的通讯网络惠及出版行业。例如,国际出版商可以利用卫星通讯把文稿及高质素图像传来香港,制作亚洲版书刊。

2、数据

——香港年出书品种:8000种至10000种

按人口计,香港的本土出版活动其实相当兴盛。在这个数字背后,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就业人口群体是以编辑、出版、设计为生。

——香港图书终端市场总量:40亿港元左右

香港图书终端市场,也即最终消费者的购买量,每年大约(不计杂志)在5亿美元,即40亿港元左右。其中20亿为中小学教参书。剩下的20亿之中,约3亿为漫画(包括引进日本的漫画单行本及本地创作的定期、不定期结集),3亿为大专参考书,其余的约14亿便是面向社会大众的“杂书”。这10多亿的“杂书”,包括来自两岸及香港本土的出版物,以及海外的英文书。根据联合出版集团门市店的销售统计,约60%是香港出版物,约5%来自大陆,约25%来自台湾,约10%来自国外的英文书。

——香港出版社销售总量:20亿港元

出版社的销售收入总量不能简单地等同于上述终端市场消费总量。首先,出版单位给零售店会有折扣;其次,在香港销售的出版物,一般图书中估计只有一半是香港本土出版物,漫画中估计有三分之二是香港本土出版物,中小学课本则全是本地出版物;最后,香港出版单位的产品也有不销售在香港市场上的份额。把上述因素扣进扣出,综合考虑,香港出版单位的总销售收入(实洋)约在20亿港元左右。

——香港每年7月18日至24日定期举办书展。

2007年展吸引了包括大陆北京、上海、广州以及台湾、美国、法国等全球700多家出版社参展,本港居民进场人次达68万以上,现场购书总额达7000余万港元。若以大陆对比,则为一周内有一亿六千万人参展,现场购书总额为一百六十亿元人民币。

3、范围

——报章杂志:香港的报章杂志多种多样,有中文、英文及其他语文版本,由本地及国际出版商出版。不少国际出版商以香港为基地,处理改编、印刷、广告销售及订阅等工作。

——书籍:由本地及国际出版商出版,包括大众化书籍、教科书、参考书,以及专门书籍。

——非书籍出版物:主要包括增长迅速的电子出版业产品,如多媒体唯读光碟及网上出版物等。

4、行业参与者

——报章杂志出版商

于2005年底,香港共有49份报章及722份注册期刊(包括网上报章)。众多报章中,中文有23份,英文13份,双语8份,日文5份。

香港是不少地区刊物的基地,很多国际传媒机构在港设有办事处。例如,香港是《远东经济评论》的地区基地,而《亚洲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USATodayInternational》、《国际先驱论坛报》和《日本经济新闻》也在香港付印。

一些专门出版商制作商贸刊物,在本地或国际发行。他们其中不少也是展览会主办机构。

——书籍出版商

香港目前共有400多家出版社,其中不乏很多国际著名的百年老社,如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三联书店、大众书局等,也有很多近几十年声名鹊起的新秀,如皇冠、明报、精英、城邦、小树苗、宣道、牛津大学出版社中国分社等等。在香港成熟的市场氛围下,本港新老出版社都有自己明确的市场定位,如商务印书馆的工具书、中华书局的国学著作、三联的社会读物、明报的政论著作、香港中文大学的学术专著、皇冠的外国文学译著、精英的教材、小树苗的少儿读物等等,在全世界包括大陆出版界都是有口皆碑。

在香港有业务的国际书籍出版商包括牛津大学出版社、朗文、读者文摘和麦美伦。这些出版社除了为香港市场制作、推广和发行书籍外,更将书籍出口到它们在世界各地的姊妹公司。

——非书籍出版商

唯读光碟出版日受重视。不少出版社将书籍以光碟形式发行,取其方便储存、搜寻和检索。多媒体唯读光碟的内容主要是教育和参考资料。

网上出版亦渐趋普及。越来越多杂志、地区报章、本地报章及通讯社上网,亦有不少纯粹的网上出版商。

——零售商

书店与书报摊仍然是香港的两大主要零售渠道。临时书刊销售场地的兴起是亚洲金融风暴以后的事情,但其中也有高低两个层次。网上销售、邮购等直销形式在香港所占比例不大。

香港图书流通网络

分类 明细 举例
书店 连锁书店 三联、中华、商务、大众、天地、辰冲、Page One(叶壹堂)、Bookazine、Dymock’s

独立书店 “二楼书店”(如青文书店)、专业书店
临时销售场 商场书展

学校书展

大型书展 香港书展

特卖场

5、服务输出

在2007年首5个月,香港的印刷品出口达6.85亿美元,较2006年同期上升13%。美国、英国及中国大陆市场占香港印刷品总出口的三分之二。

经印刷的书籍、报章、图画及其他印刷品(HS49) 2006年 2007年1至5月
出口总值(亿美元) 17.43 6.85
增长(%) 13% 13%
主要出口市场(比重%) - -
美国 44% 43%
英国 14% 17%
中国大陆 7% 7%
澳洲 5% 5%
德国 4% 3%
日本 4% 3%

(资料来源:政府统计处)

香港是中文书刊的主要出版中心之一。本地一些中文报章及杂志也在台湾、中国大陆及海外华人聚居的社区发行。

6、优势与弱点

——市场开放

作为自由港,香港是全世界为数不多的“没有禁书的城市”,几乎世界任何地方的出版物都可以在香港销售,但香港本地出版商也因此必须时时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图书产品的竞争。

——市场小型

在香港进入出版业务的唯一的制约就是市场制约。目前香港人口约为690万,不及上海市、北京市人口的一半,不及台湾人口的三分之一。

高昂的成本:香港各项营商成本偏高,其源头来自土地价格的高昂。工资与租金构成了两项最大的开支。印刷由于可以异地生产,导致一度成为香港主要产业的印刷,其实大部分生产过程已经移向大陆。

——竞争有效

香港出版市场在上世纪90年代达到饱和,无论是出版领域还是书店地理布局,都再没有大片的处女地存在。任何香港出版企业都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求生存。凡是生存下来的﹐都具有相对较强的市场求生能力和较为精细的经营管理能力。

——需求多元

香港的图书销售结构,是一个窄窄的畅销尖峰,再加上一个题材异常宽广的底部(80/20规律不成立,而是80/50。也即,构成80%的营业额,需要覆盖到全部品种的50%)。图书由于题材广泛,品种繁多,天生便是一种“长尾”商品。顾客要求极其多元化。这个特点,基本上会使在香港经营书店书种管理比较困难。而对于任何出版社来说,要想在香港书店里获得较大份额或较高曝光率都十分不易。

——资源不足

出版所需要的内容资源大致可分为信息、文化、知识三方面。就这三种内容资源的开放程度与可及程度而言,香港无疑可以列入世界先进行列。但信息资源因为源头多数不在香港﹐数据库维护成本高﹐因此并非香港的强项。历史文化积淀又不能和两岸相比。知识学科当然也不可能要求一个城市能够配备齐全。总之﹐三种内容资源香港都不足﹐香港出版社往往需要利用其它地方的内容加以包装。所以香港有些出版物往往给人包装胜过内容的感觉。

——创意优势

香港在创意产业方面历史上曾经有过几项骄人的业绩——电影、流行歌曲、漫画。这可以作为香港具有发展创意产业优良条件的例证。香港已经积累了相当数量的有创意的出版人力资源。这使得香港出版尽管有本土资源不足的弱点,却有可能以创意作为附加值﹐不断会有创新,不断地做出一些优质的作品。

7、业界发展及市场前景

大陆入世后的市场开放措施仅限于出版物的发行,仍不允许外商出版及进口出版物。目前香港公司的参与方式主要是通过版权贸易开拓大陆市场,以及与大陆出版公司就进口及发行事宜建立联系。大陆市场的巨大潜力已成为全球的焦点。香港出版商处于有利地位,可以将中国的资讯输往世界各地。他们亦可把握机会,向有意来华建立或扩展业务的外商销售贸易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