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童书展文学翻译论坛

上海童书展文学翻译论坛


1113日,随着2015年上海童书展在世博馆拉开帷幕,各类活动精彩纷呈。书展期间,中国文化译研网、环球新闻出版发展有限公司和励展博览集团联合举办了大师工作坊“如何让不同国家的文化传神地跃然纸上”儿童文学翻译论坛,邀请了来自约旦、西班牙、韩国和中国的六位童书出版人和译者,共同探讨儿童文学翻译与出版,中国文化译研网执行主任徐宝锋主持论坛活动,三十余位出版专业人士参加讨论会。


在全球传统出版业受到电子阅读冲击的市场环境下,包含中国在内的各国童书出版依然保持上升趋势。在活跃的中国童书市场中,国外优秀引进童书因其制作精良、内容生动、贴近生活依然占有很大的市场份额。如何为儿童创作出优秀的童书作品,母语原创作者至关重要,而要将优秀的翻译童书让千家万户接受,译者至关重要。


那么,如何理解和处理不同国家的文化差异?如何更准确地表达出原作者的意图?如何展现儿童语言的形象性、简洁性和音乐性,把精美的文学作品呈现给广大小读者们?这些都是出版社和译者最为关注的要素。我们共同聆听论坛的各位嘉宾——童书译者和出版人的看法。



萨米尔·赫伊尔·艾哈迈德


作为一个翻译家,如何把童书翻译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层面?来自约旦哈希姆王国大安曼市的文化局局长萨米尔·赫伊尔·艾哈迈德先生谈到,儿童图书出版是整个出版界很重要的一部分,与成人书不同,儿童图书直接关系到儿童的成长、行为和心智的发展,所以我们一定要关注儿童图书的内容。例如在约旦,童书出版更关注在儿童中树立如何尊重、包容等精神。提到翻译,他认为,童书的翻译不是仅仅掌握两种语言,可以在两种文字之间转换就行,其中重要的一点是译者必须要理解儿童的思维,要懂得儿童的语言习惯,让儿童通过阅读这些作品能够真正感受到文学的魅力,对他们的成长有所帮助。



刘欣路


来自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的刘欣路博士认为,应当把童书出版当做一项事业,而非工作。他指出,做阿拉伯地区童书推广首先要了解阿拉伯地区的需求,真正的“走出去”应该是阿拉伯人来做,“引进来”是我们中国人来做,这样才更能准确地把握市场需求。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有很多好的故事,如果从表述、翻译、包装上以一种优美的现代方式呈现,阿拉伯人会很愿意接受,会引起阿拉伯地区甚至是全世界的共鸣。



卡梅尔


来自约旦哈希姆王国大安曼市的文化局儿童事务负责人卡梅尔女士讲到,中国传统文化的书籍可以选择一种合适的方式传播到阿拉伯地区去,中国传统文化中更多地包含了相互理解和尊重,包括对文化多样性的尊重,这些集中体现在中国古代传统文化故事里,这些是阿拉伯国家现在所需要的,也是他们非常感兴趣的一部分。另外,在阿拉伯地区,想做好中国童书市场的话,翻译是重要的基础,宣传工作也很重要。欧洲包括拉美的童书在阿拉伯地区已有很长的时间,提到国外的童书,大家想到的是欧洲、日本和拉美的童书,中国童书市场是空白的状态,要在阿拉伯地区推广中国童书,“首先应该让阿拉伯人知道中国童书的价值和意义,这是第一步,也会是比较艰难,但是值得的。”



夏海明


来自西班牙的自由译者夏海明先生讲到,“翻译是跨文化的事业,需要母语和译入语双方合作,找到其中的平衡点才能更好地表达。”夏海明指出,中国读者的阅读过于实用主义,儿童文学尤其应该培养孩子的广泛阅读,不能局限于教材和教育性的图书上,而应该长期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在西班牙,法律规定公立学校必须有图书馆,夏海明先生建议中国也可以从图书馆入手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这一点很重要”。除了翻译和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之外,中国童书缺乏对海外市场的了解。夏海明先生说,他曾给西班牙出版社介绍中国图书,出版社的第一反应是谨慎,他们不了解中国的出版业,加强双方的互动和交流十分必要。


中国童书该如何走向阿语世界?艾哈迈德先生给出三点建议:第一是内容,阿拉伯地区属于发展中国家,中国虽然也属于发展中国家,但是中国发展的很好,阿拉伯地区有一种很明显的向东看的趋势,社会的各个层面都非常想了解中国的发展,儿童文学也是其中一部分,他们想让儿童从小就了解东方中国是怎么发展的;中国的发展包含了很多好的经验,比如遵守法律,尊重别人的习惯,尊重文化多样性等等,这些方面都可以通过儿童文学传递出去,在传递过程中,双方可以寻找到共同的价值观,“这是一个值得我们共同去努力的方向”。第二是出版设计方面和图书的样式,不仅仅是指图书封面的制作好与坏,图书纸张质量的好与坏,而是如何能够吸引孩子。欧洲的童书作品在阿拉伯地区非常畅销,原因在于这些图书能慢慢地引人入胜,“这种图书并不是给人一种轰炸,而是让你感受到这种文学样式的魅力,逐渐接受这种文学,喜爱这种文化。”第三是翻译,“这是中国儿童文学走向阿拉伯地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文学翻译,特别是儿童文学翻译仅仅准确是不够的,一定要达到信达雅的层次,儿童文学的翻译很繁琐,很重要的一点是语言要与时俱进,一些资深的译者,功底也比较深,但是使用一些过时的语言来翻译儿童文学作品的话,不会引起孩子们的兴趣。他认为比较好的方式是中外译者、新老译者的合作,这样才能出版更优质的儿童文学作品。



金泰成


在韩国,中国的童书又有怎样的市场和需求呢?据韩国翻译家金泰成先生介绍,在韩国比较受欢迎的中国儿童图书主要是中国古代历史类图书,一般韩国人都熟悉中国四大名著,他提出,可以把韩国读者对历史的兴趣作为突破口,配以现代的方式加以传播,更好地被韩国接受。他同时提到,在韩国,民众对中国文化的了解并不够,真正了解中国文化的学者基本上都在大学里,他们往往把精力放在学术研究上,导致中国文学和文化被“关”在大学里,因此中国的文化传播可以从童书着手。对于童书的翻译,金泰成认为最大的困难是不了解儿童的世界,童书需要用儿童的语言来表达,这不仅要求翻译的水平,还要求译者了解儿童世界的认知,因此要重视培养童书专业译者,分析什么样的语言才是孩子们愿意接受的。



陈小齐


中国资深童书译者陈小齐女士分享了自己做童书的体会。现在的中国图书市场充斥着太多功利性的图书,大量的评职称的图书、职场成功学的图书,出版人也在被这类图书赶着跑,为了跳出这种不好的现象,陈女士决定尝试做童书。另外童书的趣味性和整个市场的大环境也鼓励陈女士进行童书翻译和引进。陈小齐说,中国的家长在童书市场中也起重要作用,孩子往往不能准确判断译本童书的质量,但是家长一定选择翻译质量高的童书,“优美的有文学气质的翻译才能培养孩子的文学语感”。另外,她认为,中国的童书市场过于功利化,相对西方的儿童读物,往往内容超前且没有明显的年龄段的划分,这对孩子成长不利。“孩子的阅读习惯是循序渐进的,什么样的年龄段该读什么书是很重要的,不能过早地强加给孩子。”


童书是出版行业的重点之一。刘欣路先生直言,“童书‘走出去’恐怕是一个国家发展到一定程度才能谈的比较奢侈的话题,当一个地区还处于战乱纷争的情况下如何去谈文学,我们应该珍惜现在文化共融的大环境。”要让中国儿童文学“走出去”就要找到对接的点。现在阿拉伯地区也看到中国发展的希望,特别看重中国的经济发展,看重中国是如何看待发展,如何看待尊重,如何看待相互的理解进而到相互的信任的问题,“如果说我们想让童书很好地‘走出去’的话,需要看到人家的需求,不是我们介绍给他什么东西。中国和阿拉伯地区其实有很深层次的交流,如果在没有深层次的交流的情况下,让阿拉伯地区了解我们最根本的传统文化是做不到的”,刘欣路认为,童书是一个很好的从根本上做起的方式,这样能够真正地培养出一代了解中国、理解中国、热爱中国的群体,“这从更大的层面是对中国的和平发展都会起到重要意义的事情。”卡梅尔女士也讲到,让世界各国的孩子们增进相互的了解和信任是解决未来成人之间纷争的一个很好的途径,不管是文化、宗教还是政治观点的不同,通过孩子层面去解决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希望文化的共融能够带来世界的共融。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讨论,儿童文学翻译论坛圆满结束。论坛结束之际,中国文化译研网为参会的专家颁发了聘书,特聘为中国文化译研网的专家顾问,旨在为出版社和译者间打造一个无国界的长期的交流平台,开展中国文化对外翻译与传播事业。

本文作者:中国文化译研网 刘哲

编辑:徐奕欣